2万亿美元发债洪峰下 日本央行恐不得不加大购债力度

  原标题:2万亿美元发债洪峰下 日本央行恐不得不加大购债力度

  据彭博社报道,日本国债发行量的激增正在给收益率带来上行压力,并加大了日本央行购买更多国债的理由。

  3个月期国债收益率上周升至-0.06%,上一次达到这一水平还是在2016年初日本央行推出负利率政策之前。通常是最大买家的全球基金需求未能跟上供应步伐,促使日本央行加大购债规模。

  日本政府2.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,已令国债供应大增,本财年发行量料将会增加近三分之二。尽管以历史标准衡量,借贷成本仍处于低位,但收益率的上升可能会影响到曲线的其他部分,从而给日本的沉重债务负担造成压力。

  尽管美国国债收益率下滑,但日本国债收益率今年几乎没有变化:

  瑞穗证券驻东京的高级市场经济学家Toru Suehiro表示,“鉴于下个财政年度的债券发行可能会减少,日本央行可能会认为只要不影响收益率曲线控制,它就可以让市场吸收供应。”

  日本政府目前已将截至2021年3月这一财年的债券发行计划提高至212.3万亿日元(2万亿美元),以实现首相安倍晋三所说的全球最大刺激计划。短期国债几乎占到了增量的四分之三。

  全球基金虽然增加购债,却仍然无法吸收过剩供应。

  根据日本证券交易商协会(Japan Securities Dealers Association)的数据显示,外资月度净买入第二季度平均在20.8万亿日元,去年同期为17.5万亿日元。

  根据日本央行的数据,截至3月底,日本负收益率国债中有三分之二以上由全球基金持有。这些投资者以极低的负利率从日本同行借入日元,同时借出美元,赚取额外的收益率。但近几个月美联储充足的美元供应限制了这些溢价。

  自8月12日日本央行将日购额增加1万亿日元至3万亿日元以来,国债收益率一直在下降。三菱日联摩根士丹利证券公司的资深市场经济学家Naomi Muguruma说,“考虑到负利率政策,日本央行不能容忍收益率的持续上升,这就是为什么它增加了购买。”

  当地银行也拥有这些票据,贷款机构可以用它们作为抵押,从央行获得日元和美元贷款。

  日兴证券(SMBC Nikko Securities Inc.)的利率策略师Souichi Takeyama表示,“银行对国债的担保需求已经下降。这一切都取决于日本央行是否会增加购买,以遏制国债收益率的上升。”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郭建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teamenginemedia.com

新增179万元被执行标的 辉山乳业再上“老赖”名单

  新增179万元被执行标的 辉山乳业再上“老赖”名单

  来源:北京商报

  北京商报讯(记者 钱瑜 王晓)辉山乳业再上“老赖”名单。8月19日,天眼查显示,辉山乳业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,执行标的为179万元,执行法院为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,案号为 (2020)辽0113执2173号。业内人士认为,被列为执行人后,辉山乳业的债务负担会进一步加重。

  事实上,辉山乳业曾多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。自2017年底辉山乳业宣布破产重整后,2018年,辉山乳业被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即“老赖”。同年,辉山乳业法定代表人杨凯收到限制消费令。目前,杨凯名下公司有30余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、10余条被执行人信息。

 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,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,是因为辉山乳业新增了一笔债务,主要和辉山乳业资金链断裂而出现破产有关。对辉山乳业来说,再次被列为被执行人会进一步加重其债务负担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辉山乳业创建于1951年,2013年在香港上市,2016年董事长杨凯以260亿元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,排在第66位,成为辽宁省首富。2019年12月,辉山乳业发布公告,公司被港交所强制退市。

  回顾辉山乳业退市始末,沽空机构浑水于2016年12月15日发出第一份针对辉山乳业的做空报告,直指公司发布虚假财务报表,夸大产奶量,编造“苜蓿自给自足”谎言,公司价值接近于零。其后3个月,辉山乳业被爆出大股东挪用资金投资房地产、资金无法回收等问题,股价一度重挫91%。

  据统计,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时,涉及的金融债权高达上百亿元,涉及70多家债权人,包括23家银行,10多家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部分P2P、私募机构。2017年8月,辉山乳业重组资料显示,仅金融类债权就高达380亿元,偿债难度十分巨大。此后的两年间,辉山乳业开始进入漫长的重组阶段。

  然而,辉山乳业的资产重整之路并不顺利。2019年4月,辉山乳业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。由于以银行为主的普通债权人与有财产担保债权人反对比重超过50%,导致《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八十三家企业重整方案草案》在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被否。

  此后,辉山乳业便陷入了漫长的停牌期。根据除牌程序,因届满时仍未能递交“符合足够业务运作与资产”的复牌建议,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于2019年12月23日9时被取消。

  退市之后,辉山乳业反而迎来了接盘方。2019年12月24日,光明乳业发布公告称,公司参与竞拍江苏辉山乳业及江苏辉山牧业相关资产,并最终以7.51亿元的成交价格中标。不过,光明乳业在公告中表示仅接盘资产,原江苏辉山乳业及江苏辉山牧业的债权债务和或有负债与公司无关。

  乳业专家宋亮表示,辉山乳业之前是重组债务,不涉及分拆资产。现在是接近破产清算的方式,出售资产偿还债务。此前由于上市公司的身份,在一些事务的处理上反倒可能成为牵制,未来辉山乳业可能会以分拆出售方式进行偿债。

  关于辉山乳业未来的偿债方式以及发展规划,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辉山乳业,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何中夫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teamenginemedia.com

VIPKID披露1-6月单位运营利润首次为正:烧钱七年 要盈利了吗?

  原标题:烧钱七年,VIPKID要盈利了吗?

  记者 | 查沁君

  过去一年对VIPKID来说并不好受。除了“破产”传言、“数据造假”事件、裁员风波等一系列事件外,在线教育如何打破亏损魔咒也是这家教育公司绕不开的难题。

  VIPKID近日公开披露数据称,该公司2020年1月至6月单位运营利润UE(Unit Economic model,即单位经济模型)首次为正,90%的渠道首单实现盈利。

  单位经济模型是投资人较为看重的数据之一,它反映的是收入与成本关系的最小运作单元。简单来讲,企业每成交一单,当这一单收入大于成本时,UE为正。

  VIPKID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张月佳表示,其UE扭亏为盈的关键在于,优化获客渠道,抛弃此前低效的获客渠道,聚焦转介绍等高获客路径。此外,其内部整体组织人效也大幅提升,技术优化,并实现精细化运营。

  “经过三个季度持续优化,获客成本降低了45%,大概跟市面上首单2000元到3000元的产品获客成本基本一样,甚至更低。” 张月佳说。

  “规模不经济”是在线青少儿英语1对1面临的盈利痛点。

  该领域曾跑出两家上市公司——学大教育与51Talk,但其发展也都命运多舛。前者历经纳斯达克退市重回A股,又被转卖借壳上市。后者在经历持续亏损后,终于在今年才实现连续两季度规模盈利。

  但张月佳认为,1对1模式仍有较大空间,天花板还可以往上升。“VIPKID的规模不但没有减少,还在持续增加,而且是在一个大的体量增长上完成的。”

  价格高企的获客成本曾是VIPKID的困扰。

  据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一季度,好未来、新东方的获客成本分别为249元、202元。纯线上教育机构尚德的获客成本是4970元,51Talk在2018年的获客成本为4312元。而VIPKID则被传出,获客成本高达八千,甚至上万元。

  对此,VIPKID创始人、CEO米雯娟在去年年底出席极客公园的活动时解释称:“VIPKID平均获客成本是客单价的一半左右,大概在4000多块钱。” 

  作为核心卖点的“北美外教”也是客单价居高不下的原因。张月佳透露,目前VIPKID已拿下在线青少儿英语80%的市场份额,签约超过9万名北美外教。但欧美外教普遍价高,课程成本难以降低。

  对此,VIPKID也在拓展产品线,以寻求最优解。

  除1对1业务之外,VIPKID从2017年开始尝试多元化思路,产品覆盖学段从少儿扩展到幼儿和高龄青少年,科目从英语扩展到数学、美术、语文等。

  该企业还在2018年8月推出直播大班课品牌VIP蜂校。这一业务在内部被寄予较大期望。据《财经》报道,米雯娟在2019年的干部管理大会上,曾提出“一对一第一,蜂校第二”的目标。该品牌在今年1月正式更名为大米网校,由创始人张月佳直接负责该业务。

  这也是VIPKID进入在线K12大班课和培优市场的重要标志。

  据张月佳透露,大米网校目前低价课到正价课的转化率达到18%,续费率达到75%。他此前还称,大米网校未来有能力做到300万到500万学员。

  根据其日前披露的最新产品战略,VIPKID还试图在已有80万学员基础上,挖掘更加细分的英语学习和扩科需求,寻找新的增长点。

  但资方和市场都在迅速改变,这也是影响VIPKID未来发展的外部关键。

  青少儿英语赛道早年备受资本关注,成立于2013年的VIPKID也受益于此。它以北美外教在线1对1培训少儿英语起家,成立之初便拿到天使轮融资。加上此前的E轮融资,VIPKID在七年时间里获得了10轮融资,刨除未披露的融资额,其融资额已接近10亿美元。

  到2019年,该领域的投融资案例明显减少。

  据多鲸资本统计,截至2019年12月,少儿英语赛道共有17起投融资事件,其中采取在线模式的项目共获得12笔投资,融资总额超过29亿人民币,占该细分赛道融资总额90.41%。

  转折点出现在去年。据路透社报道,VIKPID在2019年一直在寻求5亿美元的融资,目标估值为55亿美元到60亿美元之间。直到2019年10月VIPKID才终于获得来自腾讯投资的1.5亿美元。

  在获得这笔融资之前,据《财经》报道,VIPKID还经历内部人员爆出的“数据造假”事件,随后公司出面辟谣。而作为大股东之一的红杉资本,在新一轮融资中也没有继续跟投。

  在线青少儿英语企业竞争也在加剧。一来,跟谁学、作业帮、猿辅导等在线教育公司纷纷推出少儿英语业务。再者,好未来、新东方等线下老牌教育机构也在探索OMO模式,瓜分线上市场。此外,互联网巨头也加紧教育布局,如网易的“有道精品课”、腾讯的企鹅辅导、字节跳动推出瓜瓜龙英语等产品。

  面对白热化竞争,在细分领域成长七年的VIPKID在破局策略和产品协同上,还将面临不小挑战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张玫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teamenginemedia.com